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半年过去了,谁还记得委内瑞拉的瓜伊多?-国际新

河北新闻网 2019-07-15 11:01

7月8日,中断了两个多月的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之间的对话在加勒比海岛国巴巴多斯重新启动。这是在挪威斡旋下,委内瑞拉政坛两大势力近来举行的第三次对话。

此前,今年5月中旬和下旬,马杜罗政府与以委内瑞拉国民大会(议会)主席瓜伊多为代表的反对派,在挪威先后举行了两轮对话,但结果并不理想,双方没有达成任何协议。

以5月份两次对话为分水岭,自今年1月以来的半年内,包括外部干预和内部角力在内的委内瑞拉局势发生了显著变化,而管窥这一变化的一个重要参照物,就是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瓜伊多的“浮沉”。

委内瑞拉去年5月举行总统选举,马杜罗成功连任,并于今年1月宣誓就职开启新的任期。同月23日,瓜伊多以议长身份自行宣布就任“临时总统”,拉开架势与马杜罗分庭抗礼。

委内瑞拉政治危机爆发之初,瓜伊多占据了相对主动的地位,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凝聚了委国内反对派力量,而美欧甚至拉美多国纷纷为瓜伊多“站台”,使得马杜罗面临的外部环境日益严峻。但从过去半年来的事态发展来看,36岁的瓜伊多还是太年轻了,难以真正掌控“自封总统”之后委内瑞拉局势的走向。

首先,瓜伊多低估了马杜罗政权的稳定和牢固。

尽管出现大量民生问题,但马杜罗政权始终牢牢掌控着国内局势。从国家层面来看,制宪大会、司法机构以及军方始终坚定站在马杜罗一边,从驱逐美欧个别国家大使,到封锁边境抵制美国所谓“人道主义援助物资”,再到边境战备防范潜在的入侵风险,无不显示出马杜罗对国家机器的强力控制。更重要的是,对瓜伊多,马杜罗完全有能力限制其活动甚至抓捕他,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任其鼓噪,展现出马杜罗政府面对反对派挑战时的底气。

其次,瓜伊多对外部支持力量的作用过于乐观。

从国内力量对比看,瓜伊多无异于以卵击石,因而外部干预至关重要。毫无疑问,所有支持中,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公开力挺对瓜伊多鼓舞最大,甚至可以说是其靠山。当时,瓜伊多在国内和邻国摇旗呐喊的同时,他的妻子还飞赴美国并获得特朗普在白宫接见。然而,事与愿违。美国牵头对委内瑞拉进行外交孤立之后,俄罗斯和古巴等马杜罗的盟友迅速挺身而出,况且欧洲和拉美内部对委内瑞拉的立场也存在公开分歧。

另外,美国对马杜罗政府祭出了制裁,目标直指委内瑞拉的“七寸”,包括最大国有石油公司、原油运输、黄金以及政府高官等。这一招确实重创委内瑞拉,进一步加剧了通胀和物资短缺,按说这会引发民众对马杜罗政府的不满情绪,但美国的军事干预选项让制裁赢得的效果大打折扣,并且引发委内瑞拉民众的反侵略和反美情绪。

马杜罗对委内瑞拉局势的掌控,特朗普看在眼中、记在心里。从叫嚣考虑动武,到放弃军事选项,甚至斥责白宫“鹰派”、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差点让他陷入战争泥潭,反映出美国对瓜伊多的态度在逐渐发生变化。5月中下旬马杜罗政府与反对派的两次对话,说明这种变化已经悄然发生了——瓜伊多代表的反对派难以再从外部势力获得更多实质性支持,因而不得不被动地回应马杜罗政府的对话提议,并坐到谈判桌前。

再次,瓜伊多高估了自身实力。

除了常规的对抗手段,瓜伊多代表的反对派势力还尝试了非常规操作——军事政变。4月30日,瓜伊多现身首都加拉加斯附近一处军事基地,试图依靠一些下级官兵发动军事政变,结果被迅速挫败;6月23日至24日,委内瑞拉政府再次挫败一起军事政变和暗杀马杜罗等现任国家权力机关首长的企图。根据披露的信息,反对派一直试图以重金和政治回报策反委内瑞拉司法机关和军方领导人,但均未果。更值得注意的是,6月那次未遂政变中,反对派甚至已经准备放弃瓜伊多,转而支持身陷囹圄的前国防部长巴杜埃尔出任“临时总统”。

斗法半年后,看似岌岌可危的马杜罗反倒进一步巩固了自身统治,持续掌控国家政局的主动权,摆脱了政治危机爆发初期的被动局面。反观瓜伊多,他的曝光率已较政治危机初期大大降低,而且反对派内部也出现分裂,最后不得不放弃“武斗”,回到对话谈判的轨道上来。

其实,反对派阵营不仅出现裂痕,他们自己也“不干净”。目前,马杜罗政府就已启动针对反对派的腐败和盗用国家公款的调查。而且,本月初,委内瑞拉同意此前因公开支持瓜伊多而遭驱逐的德国驻委大使重回加拉加斯履职,这说明美欧国家已开始重新审视对委内瑞拉政治危机的立场,马杜罗政府外交上的孤立局面正在松动。

努比亚手机